“女儿箱”里的秘密 探秘湖南花瑶族婚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花瑶“呜哇山歌”被称作“民歌中的绝唱”。花瑶男女们在山间劳作或是闲暇可不可不能否 以对歌的方式 进行交流,歌词能只能即兴发挥,看后那些唱那些,想到那些唱那些,假使 才能把其他人的感情说说说说表达出来就行。

  而花瑶人的葬俗也与树木联越扎密:寨中老人过世后很多铺张吊唁,白布一裹就埋进墓穴,坟堆和墓碑一概从不。至于后人要祭拜,去古树前磕头本来 。逝者的肉体化作滋养古树的肥料,而魂灵也已融入古树,是彻底的天人合一了。

  花瑶人祖祖辈辈都与古树相依为命,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对树木格外虔诚,一代一代,谁也有会贸然去伤害它们,既便是树木枯朽倒地,本来 敢拖回家使用,本来 让其自生自灭、还原于土。

发生大山深处的花瑶人为了生存,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,营发明人人令人叹为观止的梯田。那一层层梯田恰似一道道天梯,从山顶垂挂到山脚,成为花瑶聚居地又一绝景。

  在崇木凼花瑶寨的入口处,耸立着一块高大的“禁山碑”,禁山碑立于光绪九年(公元1883年)腊月二十八日,我确实碑文字迹风化,但“山林永远蓄禁”的主题还清晰可鉴。从这块石碑就能只能看出花瑶人封山育林的决心。

  上世纪30、90年代,花瑶寨付进 的无数山林也有“伐树变钱”的浪潮中毁于一旦,唯有花瑶民众不信邪,面对外人贪婪的斧头,寨中长老组织寨民一人抱一棵树,誓死捍卫山上的一草一木。后来,外面的大山都秃了,唯剩这莽莽瑶山千林竞秀,愈加葱绿。如今仅在崇木凼寨寨墙内,树龄30年以上的栎树也有30余棵,而最长寿的“树王”已有130年树龄。

婚礼之上:“新郎作苦力,新娘不得入洞房”

  每逢有花瑶妹子出嫁,寨里就像迎来盛大节日一样,人人都欢喜雀跃,一块儿庆祝这件为全寨添丁添福的吉事。

  花瑶婚礼从提亲到完婚,需经历一连串古老、神秘的繁琐礼仪。在花瑶寨子里,没法“媒婆”,只能“媒公”,上门提亲说媒的大多是能言善道、知识广博又受人尊重的汉子,人称“媒人公”。媒人公前两次的提亲,女方家按“惯例”是很多答应的,可能第三次去提亲女方父母还是不答应,在姑娘默许的状况下,男方能只能聚集一群汉子冲进女方家,直接向女方父母送聘礼抢亲。

送礼这天,男方的几十号人丁,个个挑着沉甸甸的礼担,在“媒人公”的统领下,天不亮就赶到了女方门前。媒人公的重要标志是手拿一把不打开的红色油纸伞和身挂红、绿、黄、青、蓝五色布花的大公鸡。接亲队伍在离女方房屋30米左右远时,媒人公要停下来,摆下神秘的“五子飞棋”,目的是“警告”看热闹的人群从不再走近了。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5] [下一页]